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法律服务>>其他

其他

毒品危害与违法犯罪

来源:亚游是真的么|注册作者:赵云疆浏览数:1546

毒品是指鸦片、吗啡、海洛因、杜冷丁、大麻、可卡因、冰毒、摇头丸等能够是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毒品的种类很多,它的来源也很广,既有天然生长的植物,又有从天然植物中提炼加工的化学药物以及人工合成的化学药品。其中,如吗啡、杜冷丁、安定、三唑仑等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是国家严格管制的药品,仅用于医疗上,有专人管理,严格控制,必须经医生开处方,方可适用。各种毒品的毒性尽管不同,但都能使人成瘾,产生强烈的心理和生理依赖。

鸦片,又称阿片,俗称大烟,英文名称为“Opium”。“鸦片”一词,就是英语“Opium”的译音。鸦片来自于从罂粟植物的提取物。鸦片加工可得到吗啡,在经过复杂的转化过程,就变成了海洛因。

海洛因,英文名称为“Heroin”,化学名称叫做盐酸二乙酰吗啡,是一种国际上公认的最着名、也是使用最广泛的毒品。海洛因进入人体后,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是一种极易上瘾且极难戒除的毒品。

冰毒,化学名称叫甲基苯丙胺,是以麻黄素为原料,经提炼合成出来的一种白色细微状结晶物质,其形状与普通冰块相似,故称之为“冰毒”。冰毒毒性很强,极易成瘾,吸食冰毒会造成精神偏执,容易导致危害社会的行为。

摇头丸,是甲基苯丙胺类兴奋剂的一种,是由冰毒衍生物及其他化学物质合成的。具有强烈的中枢兴奋作用。服用后,会使人体中枢神经系统、血液系统极度兴奋,摇头不止,行为失控,偏执,极易引起危害社会的行为。

吸食鸦片、大麻;或者吸食、注射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冰毒和摇头丸等毒品的违法行为,我们称之为吸毒。

毒品是当今世界性的公害,各国政府和人民无不深恶痛绝。据统计,目前,全世界至少有5000万多人吸食或注射毒品。世界上每年约有50万人因吸毒死亡。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毒品消费量最多的国家,上千万吸毒者每年消耗掉的金钱高达1600亿美元,纽约25凶杀案、旧金山70%的犯罪行为都与毒品有关。毒品已经在全球蔓延,禁毒是全世界各国国家都在进行的艰巨斗争,各国政府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不断强化禁毒力度。

中国本没有毒品,也不生产鸦片。16世纪晚期,以枪管灼火吸食鸦片的恶习,通过荷兰人、葡萄牙人由南洋传人台湾及沿海地区后流入内地。到了清朝,伴随着资本主义列强(主要为英国)实行以鸦片为武器的对华掠夺政策,吸食鸦片的现象开始增多,并呈泛滥之势。160多年来,中国和中国人民深受毒品的侵害。

鸦片大规模的侵入,对近代中国是一场深重的灾难,烟毒问题已成为关系到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时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坚决主张禁毒。在当时的道光皇帝支持下,1839年6月3日,林则徐亲自坐镇虎门,督销收缴的鸦片19187箱又2119袋,历时23天。这就是历史上着名的虎门销烟事件。由于历史的特定原因,1842年的鸦片战争,清政府的禁毒终以失败而告终,被迫与英国殖民主义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赔款白银数亿两,割让香港。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人组织和领导全国人民在全国展开禁毒运动。仅仅3年,全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就禁绝了肆虐中国大地一百多年,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烟毒,彻底摘掉了被西方人侮辱我们的“东亚病夫的帽子。在以后的30年里,中国作为世界上少有的 “无毒国”享誉世界。

大理白族自治州由于周边地理环境极为特殊,214和320两条通往边境地区的国道横贯自治州境内,是西南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从而成为毗临缅甸国贩毒猖獗金三角的德宏州、怒江州、保山地区、临沧地区等地的边境外务县进入内地必经通道。

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初期,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大门轰然开启,在国际毒潮泛滥的影响和毒品犯罪暴利的驱使下,社会上的一些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被扭曲,不惜以危害国家、民族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铤而走险进行猖狂的贩卖、走私、运输毒品的犯罪活动。特别是巍山县永建地区的毒品犯罪活动十分猖獗,曾一度成为社会上的不法犯罪分子毒品交易的集散地,给久负盛名的大理南诏古国带来极坏的影响。

毒品还给无数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不少的毒品犯罪者因犯罪被各地人民法院依法严厉惩罚,家中只留下鳏寡孤独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田地无人耕作,生活十分困难。贩毒与吸毒则又是一双孪生恶魔,吸毒人群使贩毒有了需求的市场;贩毒又催生了庞大的吸毒群体。吸毒者以寻求毒品满足生理需求为最高目标,需要持续摄入毒品以满足毒瘾。但是,毒品的昂贵价格导致吸毒者在没有合法渠道获得足够的购毒资金时,就会不择手段获取钱财,从而引发大量暴力型、侵犯财产型的犯罪。大理州内发生坑蒙拐骗;盗窃、抢夺、卖淫、抢劫;甚至杀人越货,各类刑事案件曾一度大幅度上升,给人民群众的健康和安全造成极大的危害。巍山县永建地区毒品问题历经8次专项整治,但是,一直未能从根本上得到遏制,且愈演愈烈,最终形成了“蔓延周边、影响全州、危及全省、殃及全国”的严峻局面,成为了大理州社会治安的突出问题,且经新闻媒体曝光后,引起中央的关注。1999年11月,巍山县永建地区被国家禁毒委员会、公安部列为全国17个毒品问题严重的重点整治地区之一。

毒品犯罪还直接影响到全州的政治形势,社会治安稳定和经济发展,且严重影响了大理的形象和声誉。公安机关和人民法院根据中央的要求,把严惩毒品犯罪列为“严打整治”斗争和审判工作的重中之重,坚持“四禁并举(禁贩、禁制、禁种、禁吸)、堵源截流、严格执法、标本兼治。”的禁毒方针,本着“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日不止”长期进行禁毒斗争的思想,依法从重从快惩治毒品犯罪,始终保持重拳出击、重典治毒的高压态势,严厉打击和震慑毒品犯罪。

1987年6月12日至26日,联合国在维也纳召开了有138个国家,3000多名代表参加的麻醉品滥用和非法贩运问题部长级会议。会议提出了“爱生命,不吸毒”的口号。会上,与会代表一致同意将每年的6月26日定为“国际禁毒日”。2016年6月26日,是第29个国际禁毒日。禁毒日如同一面旗帜,凝聚和引领着全世界人民为禁毒作出不懈的努力

吸毒的危害。吸毒是全世界公认的可耻行为。吸毒不仅毁了个人,而且还伤害了家庭和亲人,败坏了社会。

一般情况下,第一次吸食鸦片、注射海洛因、冰毒等毒品者,会感到头晕目眩、恶心、呕吐或头痛。吸食或注射毒品第二次以后就会上瘾,因为人体以适应毒品的药性,从而产生了生理和心理上的依赖。吸毒者一心只想获得重新吸食和注射,沉溺与对毒品的依赖而不能自拔,且对毒品的需求量越来越大,随着毒品剂量逐渐增加,其身体和精神也逐步开始走向崩溃。 ? ?

毒品对人体最大的危害就是其药理作用所引起的依赖性和严重的并发症。只要染上吸毒的恶习就会产生可怕的三种后果:

一是身体生理依赖性。即一旦吸毒成瘾,人体便会对毒品产生一种强烈的依赖性。吸毒者如果停止吸食或注射毒品8-14小时,便会出现胸闷、呕吐、骨痒、关节疼痛不已;意识障碍、昏厥、大小便失禁、涕泪交加、浑身打颤;重者会出现四肢痉挛,呻吟嚎叫,失去理智和自控力,撞墙自伤,甚至自残和自杀。

二是产生心理依赖性。毒品进入人的肌体后,刺激中枢神经系统,人体会产生一种短暂而原始的精神松弛,从而从心理上对毒品产生强烈二难以自控的渴求。吸毒等于慢性自杀。

三是产生药物的耐受性。随着人体对毒品的吸收,其身体自动产生出对药物的耐受性,需要加大剂量才能获得与以前同样的感觉效果。为了满足毒瘾,吸毒者就得加大毒量,并从吸毒改为注射,以求迅速生效。不少吸毒者就是因为加大毒品剂量而导致死亡的。由于毒品对人体产生的依赖性和耐受性的恶性循环,使吸毒者不可避免地沦为毒品的奴隶,不能自拔走向自我毁灭。

静脉注射毒品会引发许多并发症,如肺炎、肺脓肿、病变肝炎、艾滋病、梅毒、麻风病等等。

吸食或注射毒品危害:一是危害个人;二是危害家庭;三是危害社会。

毒品的预防

从毒品预防的对象来看,在校学生、辍学青少年、个体工商户、青年职工、失业和待业青年都属于重点。国际上把上述群体称之为“高危人群”。所谓“高危人群”,顾名思义就是容易受到毒品的侵害,高度危险,必须重点防范的群体。其中,青少年又是毒品侵害的主要对象。

1、 ? ? ? ?不要因追求刺激而尝试吸毒;

2、 ? ? ? ?不要因好奇而尝试吸毒;

3、 ? ? ? ?不要贪图享受而尝试吸毒;

4、 ? ? ? ?不要因挫折为解愁而吸毒;

5、 ? ? ? 不要听信吸毒者的话。更不要相信吸食毒品或采取某一种享受方法不会成瘾,以及能够戒掉等等谎言。

6、 ? ? ? 不要结交有吸毒或贩毒行为的人。即使亲朋好友吸毒,也一要远离,而劝阻。

7、 ? ? ? 不在吸毒场所多停留1秒钟。

8、 ? ? ? 不接受与毒品有关人员传递的香烟。科学试验和受害者的精力都表明,吸食3支含海洛因的香烟就足以让人上瘾。

9、 ? ? ? 不要听信毒品能治病的谎言。

10、发现吸毒、贩毒违法犯罪行为,可向公安机关报告;

或者离而远之。

法律对毒品犯罪的惩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7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追究刑事责任。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 ? ? ? ?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总之,要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赵云疆供稿)

(责任编辑 赵云疆)